莫三给给_或问禘之说_色狼计划_三色蛋|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可于可 > 正文内容

问过全世界,不能没有你_故事

来源:莫三给给网   时间: 2020-10-16

  (1)

  朋友问,怎么最近瘦的这么快?

  我笑了笑,没说话。

  闺蜜带了一大堆零食来看我,说“就知道你要节食。”

  朋友和闺蜜,永远不一样。

  (2)

  喜欢一个男生Z,跟他表白。

  他说他不谈恋爱,

  我说我可以等到以后。

  他笑出声来,“等什么,等以后做我的‘妻子’?”

  顿时红了脸。

  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我所期待的爱情,就是和你在一起。

  (3)

  分手18天,他来找我。

  他说,“我错了,我们和好吧。”

  我摇头。

  “我喜欢别人了。”

  “谁?”

  “Z。”

  “谁?”

  “你没必要知道。”

  遇见一段新的爱情其实很简单,没必要去问为什么。

  (4)

  我问闺蜜,如果我和你的男人做手术需要你抽血,你会先选谁?

  闺蜜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她的男朋友。

  我不开心。

  她说“因为你会晕血,所以看不到我跟你输血。”

  顿时心一暖。

  (5)

  和闺蜜出去玩。

  偶然间看到了Z。

  他在游泳,只穿了条泳裤。

  看得我心里痒。

  闺蜜走了过去,跟他说,“我闺蜜喜欢你。”

  他点点头,“嗯,我知道。”

  闺蜜又问,“不表示表示?”

  “我在等他先开口。”

  (6)

  不开心的时候会拉上闺蜜一起去KTV。

  这次他带上了Z。

  我喝醉了。

  唱得惊天地泣鬼神。

  他问我闺蜜,“他这么洒脱?”

  我闺蜜笑哭,“因为有你在这里。”

  (7)

  和Z告白了。

  他没说话。点了点头。

  我欣喜若狂。

  想吻他。

  就在我嘴亲上去的那一刻。

  他制止住了我。

  然后堵住了我的嘴,他说,这事我来。

  (8)

  半期考试。

  Z坐我前桌。

  正好一道公式忘了。问他。

  他说,放学后我会补回来。

  说完递了张便条给我。

  放学后。

  他吻了我。

  (9)

  成绩下来。

  Z考得比我好。

  我不开心。

  他随手便把卷子撕了。湖北儿童癫痫医院哪家靠谱p>

  他说,我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惹你不开心。

  (10)

  去Z家。

  父母很是热情。

  Z发了条消息给我,说,我不喜欢你笑给别人看。

  (11)

  我和Z的事情闺蜜帮了不少的忙。

  她跟Z说,你要看好他,他只听你的。

  (12)

  和Z吵架的第3天。

  我发QQ给他。

  如果不合适就分开吧。

  他直接来了我的家。

  推开门,我哭了。

  他吻住我,说,以后不准说分开。

  (13)

  我和Z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和好了。

  他一直抱着我。他的怀抱让我莫名的安心。

  嘴里不断念叨着我的名字——他睡在了我这里。

  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

  我坐在他的脚踏车后座。

  生命中第一次感觉时间过得这么匆匆。

  Z他们班在我们班级的隔壁。

  他的那群朋友看见他跟我一起来的学校都纷纷跟他开玩笑。

  他笑了笑。

  说,“你们的‘嫂子’。”还特地地指了指。

  我承认在那一秒钟内我的心中是开心的。

  (14)

  闺蜜昨天晚上跟我打了不下十个电话,我都没接。

  她瞪着一双丹凤眼看着我。

  我跟她说,“昨天他没回去。”

  她知道Z来找我的事。

  她一脸我什么都懂的表情告诉我,一会儿记得把作业补完。

  想起来心底还是暖暖的。

  (15)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我们的篮球赛了。

  Z很喜欢打篮球。

  他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

  一天放学去他们班级找他,他们说他去练习篮球了。

  我去操场。

  看见他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脸上挥汗如雨。

  默默地坐在篮球框下,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

  他看到我。

  走过来,从我手中拿走纸巾。

  他说,下次来的时候带水。

  我笑了笑,从包中拿出一瓶水。

  他一直都在笑。

  (16)

  篮球赛毫无征兆地到来了。

  他上场的时候我单反里全是他的特写。他我怎么也看不够。

  他一共打了三场比赛。

  到最后一场比赛的时候,他的腹部被对手踢了一脚。

  踢中他的肚子。

  当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胃出血。

  他胃溃疡的时候会疼的死去活来。

  我下意识的想要冲进场地去扶起他。

  但是,我是男的。

  (17)

  最后还是他的一番兄弟将他送到医院这件事才勉强落下帷幕。

西安癫痫医院哪家比较正规

  我在医院。

  在他病床前站了许久。

  我突然意识他我和他之间究竟差了些什么。

  (18)

  我和他分手的事情还是被闺蜜知道了。

  她生气地走过来,跟我说,“脑子有抽风了?”

  我苦笑。

  “我和他之间差了太多。”

  “差了什么?”

  “我是男的,他也是男的。”

  (19)

  他出院后来找到我。

  他把我按在桌子上。

  咬着我的耳朵。

  狠狠地说,“为什么?”

  我闭着眼睛。默默地承受着他的一切。

  我感觉到他的身体不住的颤动。我十分清楚他的生理反应。

  我猛地推开他,“别他妈来恶心我。”

  他狠狠地望了望我,没有说话。

  (20)

  再后来,我只记得他愤然夺门而出,他跟我说了一句,“走着瞧。”

  在听到他的脚步声逐渐变得微弱后,眼泪再也憋不住,涌出了眼眶。

  闺蜜的电话一直没接。

  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21)

  那天过后,我好像变了一个人。

  开始努力看书,开始刷一大堆的习题,闺蜜叫出去吃饭也只是敷衍而过。

  那天之后一切像是约定好了一般,没有人知道,像一场悄然而来的暴风雪,它刮走了一切,悄无声息。

  闺蜜没有再跟我提起他。

  我也索性不再去想。可是喜欢一个人岂能是说忘就忘的?

  直到有一天,和闺蜜出去shopping,在超市看到了他。

  他和一个女生有说有笑。

  他的手一直牵着她的手。

  闺蜜也看见了他。

  扔下我跑过去问,“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怎么,喜新厌旧也不用这么快吧?”

  (22)

  她的声音很大。大到以至于我都能听到,我离他们隔了两个食品架。

  整个超市的人的目光毫不犹豫地射在他们身上。

  我赶紧跑过去,拖起闺蜜的手,离开了超市。

  (23)

  和闺蜜一起去唱歌。

  KTV抱着闺蜜大哭。

  我哭着说,“我忘不了他。”

  闺蜜拍了拍我的肩,“他们都不要你,我要你。”

  (24)

  从KTV里出来,闺蜜回家了。

  我继续在街上。

  进了一间酒吧。

 (MEIWEN.COM.CN) 点了一杯威士忌。

  冰冷的液体涌入我的咽喉。

  眼睛里全是眼泪。

  (25)

  我喝醉了。

  被一个陌生的人带走。

  他说他认识我的朋友。

  我想反抗。却也只是想想而已。

  他把我带到酒店。贵州好的癫痫病科医院p>

  铺天盖地的吻向我袭来。

  他开始脱我的衣服。

  那一刻我的心里想到了他。

  (26)

  再次醒来,下身的疼痛让我发不出声音。

  我狠狠地看着身旁睡着的这个男人。

  他长得不错,可是太下贱。

  (27)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

  回到家打电话给闺蜜。

  “我被强了。”

  “你别吓我,你不是要把第一次给他吗?”

  “我被强了。”

  闺蜜意识到事情的不对,“你在哪儿?”

  “我在家。”

  “你出来,我们去医院。”

  我笑了笑,笑她太天真。

  艾滋病怎么可能刚做了就会感染?

  不过我还是出去了。

  之少不能让她担心。

  我们去了医院。

  (28)

  从医院出来后她就一直望着我,不说话。

  他这突如其来的沉默让我不适应。

  我问她,“怎么了?”

  她摇摇头,还是开了口。

  “不想失去你,如果你真的得了病,我肯定不会去看你。”莫名的让我心疼。

  我笑了,“我这不是没得嘛。”医生没有检验出来。

  我和她都各自松了一口气。

  (29)

  晚上和闺蜜出去吃饭。

  我们去吃了冒菜。

  吃得正开心的时候遇到了闺蜜的男朋友。

  他和他的兄弟们一起进来。

  我给闺蜜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坐过来。

  闺蜜杵着没动。

  我在想,他们是不是闹矛盾了。

  于是我亲自叫了他们过来。

  他和闺蜜果然闹矛盾了。

  还是借着我的面子他们才勉强坐在一起。

  我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

  闺蜜对我很好,我不想让她受伤,不想让她难过。

  (30)

  一个人漫步在长长的街道,路旁是喧嚣热闹的人群,我徘徊在街口,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哭。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31)

  我还是跟Z君打了电话。

  我就是这么下贱。

  “我想你了。”我在电话这头哭得泣不成声。

  “哦。”很冷的回答。

  “你来找我好不好?”我有一巴掌扇自己的冲动。

  “难道你忘了当初是谁说的分手?”

  我挂了电话。在路上坐了下来。

  我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32)

  他把我抱起,一直走。

  我很喜欢他身上干净清爽的味道。

  不知不觉间,我在他的怀里慢慢睡了过去。

  兴许是我太累了吧。

  (32)

  再次等杭州癫痫疗法军海劯癫攻勊我醒来,发现自己正在他的家里。

  我脸红。

  自己这算什么?

  自己吵着分手却又这么下贱来找他。

  他在做饭。

  顿时我鼻子一酸。

  琢磨了许久,我还是决定跟他全盘托出。

  我悄悄地靠近他的身后,“我被人强了。”

  他愣住了。

  我早就知道。

  (33)

  不过令我吃惊的是,他对于我被强了的这件事竟然一点也不关心。

  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他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当然在我眼里来。

  他让我跟他做一次。

  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当他的唇覆上我的唇的时候,我心里有个声音,它在叫嚣着,我和他已经不可能了。

  或许,我们之间的爱情,死了。

  (34)

  他还是把我送了回去。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蒙头大睡。

  我在逃避。

  (35)

  我直接请了两个星期的病假。

  闺蜜在我请假的第二天就来看我了。

  她问,“怎么回事?”

  我闭着眼睛。假装睡觉。

  “他怎么会知道你被……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强迫自己睁开眼睛,看着她。

  “我跟他说了。”语气平坦到我无法想象。

  闺蜜一直望着我。

  我发现她的眼里有种被称为悲伤的东西。

  (36)

  闺蜜自从那天来看过我后便再也没有来了。

  我在家里闷着无聊,便决定出去走走。

  (37)

  去了超市。

  逛了半天也没买了什么。

  不觉间走到一个货物架旁,货物架上摆满了费列罗——他最喜欢吃的巧克力。

  想中了魔障一样拿起两盒放入了购物车中。

  (38)

  我还记得他的习惯。

  从生活到学习。从家庭到学校。

  我依旧记得关于他的所有的一切。

  他再也不是我列表里的唯一的分组。

  可我还是忘不了他。

  我忘不了他喜欢打篮球,他不吃鱼,他一直都喜欢大嘴猴,他人品好,他圈子。

  我在他面前渺小的像一粒尘埃。

  我们之间隔着的不仅仅只是性别的沟壑。

  (39)

  一个星期后,我回了学校。

  进教室的那一刻,我感觉数道锋利的目光向我涌来。

  我顿了顿。

  故作平静地坐到座位上。

  同桌怯怯地问我,你病好了?

  我笑着说,没好我怎么会回来?

  然后我听他弱弱地说了一句,艾滋病也会好得这么快?

  我仿佛明白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