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三给给_或问禘之说_色狼计划_三色蛋|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援骷髅 > 正文内容

乞人_故事

来源:莫三给给网   时间: 2020-10-16

  【1】

  走进眼前这条街道,深呼一口气犹如吃凉拌菜般冷飕飕,入口即凉入口即化,韵味深藏。此时,我正赶往上班,来不及做细细品尝。却见一行乞老汉踱步走着,身姿好像旁边的花草树木似的迎头哈腰,残喘不息。他衣衫褴褛,左手托一破碗,右手执一根拐杖,拐杖上挂着一个垃圾袋。他走一段路就会停下来喘两口气,舔舔干裂的嘴唇再继续向我这边走来。待他从我身边经过,一股异味扑鼻而来,想是有好一段时日未冲过凉了。街边玩耍的小孩将空饮料瓶向他扔过去,这时一妇女喊道:“这个人是坏人,他是拐子!专门抓孩子卖的,快点来妈妈这儿!”说着牵过孩子走开了。

  老汉的脚步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看了一眼那小孩,没有多加理会。又不知为何,老汉走了一会儿,步履蹒跚的去捡起饮料瓶阻在小孩面前,蹲下身子说:“小朋友,爷爷告诉你,一件废弃的东西只要扔对了地方,它就能再次被利用起来,知道吗?”

  孩子他妈闻言,一脚飞了过去,斥道:“臭棍!你给我滚开!我儿子还轮不到你个拐子来教训!”

  老汉似乎觉得不可理喻,便转身要把手中的瓶子扔进路旁的垃圾箱,可是没想到会受此一脚,身子往一边倾倒下去,头已然撞在垃圾箱上发出敲锣般的声响。他先前还“唉唉呀呀”地呻吟痛楚。可没过一会儿,他痉挛了两下,便昏厥过去。

  正好两青年从广场过来,见到此番情景,凑脸去看老汉。本来我以为他们会扶起老汉,没想到稍胖的青年说:“哥们!走吧,一老乞丐,管我们啥鸟事!”

  “对!不该管的不管。走,办我们自己的事儿去。”稍矮的年轻人说道。

  “不是我们不管,是骗子太多了,上次扶起那摔倒的老太,被索了不少钱,我说你该不会是忘记了吧?”

  “没,没,没有。”

  ……

  见他们已是如此,我赶忙跑去老汉倒下的地方,喊叫:“大叔!大叔!你没事吧?”连续叫喊了几声,他依然没有丝毫反应,我只好将其拖拉到了道旁的一颗大榕树下,然后去报刊亭买了瓶水喂了几口。

  很快他醒了过来,嘴微微动了动,他说:“小伙子呀!你是好人啊!”虽说不是“谢谢您!”但这么简单的几个字也足以让我体验到老汉那由心而发的感激,我装作毫不在意地回说:“小事。”

  【2】

  见他那瘦小的灰脸很是困乏,勉强看着我笑了笑,我断定他是好几顿饭没吃了,我说:“大叔!你在这儿等下,我马上回来。”于是跑去一条较为繁华的街道,进了一家食品店,见老板迎来:“老板!我想买一袋饼干。”寻思饼干有益于消化,能尽快恢复老汉的体力,所以决定买一袋去。

  店老板撕来一个红袋子,说:“要我帮你装还是你自己挑?”

  “老板,你这儿有黑色袋子吗?”我看着那只红色透明的袋子,知道老板还会追着问,接着说:“你看我这么大个人了,要是用你这个袋子装着,还没到家就给邻里街坊的孩子抢没了。”

  店老板好似明白些意思,笑道:“呵呵,好!等下给你换个。”

  我站在眼前摆放着的各种饼干处,每一种都给抓了一点,然后递给老板,提醒他说:“老板,记得帮我换个袋子哦。”

  老板应了声,看着另一边货架里走出的妇女,他俩人相视而笑,那妇女问:“你笑什么呢?”

  老板回答道:“这个小伙子,买了一袋子饼干,非得让我帮他换个黑袋子……”说到这儿,他们又看着我笑起来了。

  我跟着笑道:“其实,说实话吧!家里垃圾篓差一个垃圾袋,所以让老板帮忙拿个黑袋子。”

  那妇女说:“那红袋子不一样可以做垃圾袋么?”

  “那红袋子太大,套在垃圾篓,有好长留在外面,谁不小心走过去,准给脚撂倒下了是吧!再说平时谁家的垃圾袋不是黑色的呢?”

  “也是啊!平常你来最多买瓶水,饼干那些看都不看一眼,今天怎么想起买这个啦?”

  “呵呵,买给我那嘴馋的儿子吃……”还没等我说完,老板与那妇人被逗得连连大笑:

  “好,好!你放心咯!一定给你换。”

  【3】

  榕树下那老汉往四处张望了会,像是在找着什么东西,也好像在等待着一个什么人。他疲软的身躯挪了挪,双手趴在树身,然后一蹭一蹭,慢慢站起来继续张望。等我转出街道的时候,才发觉他原来是想趁早离开,但又没有什么体力,连站都站不住,也只好放吉林癫痫病治疗技术弃了这个念头。他依然倚靠着树身,缓缓将身子滑下,直到稳坐在树根上,长吁了几口气,呼吸才缓和了些。

  “大叔!”我一个小跑过去,问道:“你刚才在干嘛呢?”

  “没干嘛。就是感觉坐久了,运动,运动下。”他垂首摇了摇,侧着脸斜起眼来看我,然后很吃力地说完了这句话。

  我将手中的黑色袋子放在老汉脚下,和他坐在一起,拿出几个饼干来,撕了给他吃。开始他有些婉拒的意思,后来在我百般劝导下也只好吃了几个。不觉间一刻钟过去了,他苍老的容颜已恢复了细微的光泽,顿感内心有一股暖流在涌动。那时,我什么都没想,直奔报刊亭买来一瓶奶制饮料和一瓶矿泉水,将饮料扔了过去,说:“大叔!有点事儿,我先走了!”

  饮料往老汉的怀里飞去,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笨拙的动作像是一只没了力气的病猫,就那么一捕,总算是将瓶身顺势按在腹部,但仍未阻止往下掉落的趋势,于是他干脆松开双手,俯身再去捡起。趁老汉捡饮料的功夫,我一个闪身隐没在道旁的花圃中,透过繁茂的花木枝条瞅着他。待他仰起头来想与我说什么时,早已不见了我的踪影。

  原以为老汉不见了我,就会拎着饼干袋子离去,心中也了却了一桩好事,可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此时的我感觉心跳越来越不稳定,这是一种预兆吗?还是告诉我当下的事情处理的并不妥呢?突然心中一惊,忖道:“我真是疏忽大意了,要是他回家的路途遥远,家中无甚亲戚,亦或是并无归处,那该如何是好呢?不行!我得过去问个明白方好。”正欲立身过去,却是发现他行至榕树下拾起饼干袋,径朝垃圾箱处走去。

  垃圾箱正处公交车旁,几位等待上车的青年见老汉走来,纷纷灌下最后几口饮料,将空瓶向他扔了过去,稍矮点的那位小伙不同于前几位,喝完之后亲手将其送到他手上。我看得很是不舒服,但老汉似乎还蛮兴奋的,一个劲的跑过去,生怕被另一个拾荒者捡了。欲待离开时,老汉的眼神停留在之前昏厥那刻,滚出手掌的空瓶。他发了一会儿呆,眼瞳中透着闪亮的光,不禁落下了泪,冲去了脸上的污垢,现出两道泪河来。

  蓦然间勾起了我的过往,那时候没有吃的,靠卖书本、人家给猪吃的红薯过活,很快视线模糊了一片,但想身处之地并非是十分隐蔽的场所,赶忙扯起衣袖拭干了泪水。

  不知为何,老汉的动作变得迟钝起来,他踱步近前,正欲俯身去拾,没想空瓶被一个路过此地的小男孩当足球般踢飞。他没有生气,也没有大骂,只是双手叉在膝盖骨上,撑起身子望着飞走的空瓶,兀自落入下水道中,只是徒增伤悲。不多时,老汉走到了路岔口的天桥下,他背靠桥墩坐下,将破碗置于身前的空地上。

  我跳出花圃,拔腿奔到老汉处,往破碗中扔了几块钱。他俯首拜了拜,有气无力地说道:“谢谢!”嗓子稍显嘶哑,听着很模糊,很微弱。我望着天桥下那众多行乞的老弱病残,他们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本想去行布施,突然旁边行人中走过一人,对我说:“朋友,都是骗人的,小心点啊!”

  这话一出,行乞的人们纷纷抬起头来望着我这边,那老汉一脸惊讶,说:“是来拿东西的吧。”说着一手拿出那装着饼干的黑色袋子。

  我摇了摇头,说:“大叔!那本来就是属于你的。”说完仍是跑去给每个行乞的人几块钱,一个个显露出无动于衷的麻木表情,寻思:“若是换做几个小孩,得几块钱定能乐呵个半天,可是眼前的这群人始终透着绝望的眼神,这是怎么了?诶!我很想帮助你们摆脱困境,可是……对不起!”想到这儿,眼角掉下了一粒泪珠,我慌忙拟态装作揉沙的模样,将快要流出的泪水擦去。

  【4】

  “嗨!”老汉有气无力的叫着,“嗨!就你,就是你了……”他努起疲乏的眼睛,半抬着手臂,竖指点了点我。让一直在人流边缘的我,方才明白老汉并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很惊讶老汉的第一次,第一次主动与我说话,同时带着几分狐疑,他想说什么呢?这个我并不知道,也不便多去猜想,只一味地认为他肯主动起来,说明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算白费。就这样,我静静地走过去,淡淡的问:“大叔!你有什么事吗?”

  “没有。”老汉磨了磨牙,反问道:“你怕不怕被骗?”

  “很多人都觉得最恼人的事就是被骗,但我不觉得。我认为骗的人肯定是有什么难处才会这么做的。”我说。

  “你看那边。”老汉将脸侧向身边乞讨的那些人,说:“最前面的那位大爷,家里儿女都有,因为不和气就被赶出来了;那位大婶,从北方一路乞食到了这儿,总算每天有点收益养活自己;你再看那几个残疾小伙儿,卖艺乞讨,也是不容易啊!至于那位女学生可能是本地人,典型的骗财之道!”正羊癫疯能治好吗说到这,披麻戴孝的学生装女生似乎赚够了,便抱起骨灰盒,匆匆消失在一条小巷子里。

  “我想她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你这个人,实在是太善良了,怎么说你好呢!有句话是‘人善被人欺’懂吗?”

  “这个世道缺的就是这个‘怜悯之心’!”

  老汉没有接话,沉思半响,便问我:“你是哪里人?”

  我说:“湖南的。”

  “湖南人不错!血性方刚,一身正气!”老汉脸上露出喜色,赞道。

  “对了!大叔,你还没有说你为什么也在乞讨呢?”我诺诺地问道。

  老汉脸色突变,愁眉苦脸地说:“我家是河南的,来这边可以说一辈子了。原本是附近一家公司的员工,后来患了气胸、脑血栓,被送去医治,没想病没治好,反倒花掉了一生的积蓄,公司也不敢再用我,然后就这样了。诶!孩子不争气,我还能怎么办!”

  “不是社保可以报销么?”我问。

  老汉叹道:“嗯,能报多少?是有限额的,很多药不给报销的。现在没有工作,也交不满十五年了,有段时间我还想再去续交,却说要补缴中间那部分费用,你说我们去哪儿找钱去?”

  我长吁了口气,没有说话,心想自己要还是这样下去,可能也会是下一个他。忽地,远远听见一阵喧闹声。

  【5】

  “快!在那边,别让他跑啦!”

  “你去那边截住他,快去!”

  “臭小子,给老子站住!”

  我好奇心起,挤出人流观望。瞧见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手中纷纷挥舞着棒子,紧紧追着一男子喊打喊杀。那男子撞入人流,以为可以避开追击,没料不小心被人群绊倒,甚至遭到行人大骂,腹部也不知被谁狠狠踩了几脚。由于肚腹疼痛,一时站不起来,便狠命爬了几米来躲避视线,可仍被发现,遭受了一顿惨无人性的猛打。

  路旁巡逻车上一人看了一眼,驱车疾驰而过。

  那群人打得累了,便停了手,还将口水、槟榔渣、口香糖吐在男子脸上。其中一带头的斥骂道:“去你妈的!钱一天不还,一天打一次!一个月不还打断你一只手!半年不还打断你一只脚!一年不还,你自己想想后果吧!”说着一脚向他脸上踹了一脚,就此傲然离去。

  此时天色有些昏暗起来,男子被埋没在人堆里,我都不知道谁是谁了,看见过来几个城管驱散了堵在路中看热闹的人们。一城管叫喊:“你给我起来!这是干嘛呢?”路人说是给人打了。城管一听说,立马拨通了急救中心的电话,告知详情。

  男子之前还处在昏厥状态,一有了点知觉便口中不停地呻吟,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呆在天桥下的老汉立时发觉男子的声音很像自己儿子,忙不迭的奔过来,扑在男子身上,急切地问道:“儿呀!你没事吧?”只听见男子微弱的声音说:“你……滚……开!我还……死不了……”

  医护车一路响着警报,很快停在了散乱的人群外围。医护人员从车内推出担架,对着拥堵的人群喊叫:“麻烦让一下!麻烦让一下!”随行的一名医生先跟着走到男子身前,问:“什么情况?我来看一下。”说完去看伤者状态。

  趴在一旁的老汉推开医生的手,大声说道:“走开!没钱去医院干什么?”然后要去抱男子,可男子似乎不是很情愿,手撑在地上,鼓起眼使劲爬开。老汉一时心软,眼泪挂在眼角,突然狠下心来,猛地给男子一个巴掌,说:“你想去哪?哪里还可以让你去!啊!”男子猛然醒悟,不声不响,只是流泪。

  医护人员、城管均已忿忿走了,留下了散乱的人群与老汉爷俩。原本我想上去帮忙,可是转念一想,这些事可能只有老汉能解决,再者就是自己也判断不出伤者哪里有伤没伤,弄不好反倒添了乱。

  老汉扶起男子,从后背环抱着他,缓缓拖入天桥下喂他饼干。我跟着过来,看着人流行走过溅起的尘粒,弥漫在天桥下这狭小的空间。那男子吃着吃着就忍不住扑在老汉怀里,闷声大哭起来。老汉握起拳头在男子背上拍打起来,嘴里还骂着:“你看人家的孩子多听话,就你这么不听劝。活该被打啊你!”

  我忙蹲下,扯住老汉衣袖,说:“大叔!其实每家的孩子都一个样,只是你没有机会看见罢了。再说他刚才被打,身上有伤,你就别打了。”听我这么一说,老汉立马停下了手。

  后来,我抚慰劝导了几句,便辞别,回寝歇息。

  【6】

  一日起得较早,见天桥下乞讨的那人簇拥在一块,便心生诧异,去问老汉:“你们这是……?”还未等我问完,他就叹了口气,说:“不昆明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好知道昨晚谁来过?把大伙的破被子给偷走了。”我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火,暗自骂道:“谁那么缺德?连这些人的东西也偷,简直畜牲不如!”

  这事一出,媒体记者纷纷赶往采访,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那晚,乞讨的那些人,有的走了,有的抱团睡,就这么熬过了整个寒夜。说这事也奇怪,老汉们说一觉醒来那些被偷的被子都回来了,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是谁送回来的。紧接着,当地的救助站派车接走了他们。但是没过几天,他们又出现在天桥下。对于老汉为什么又出现,我有很多疑问。

  这日为了躲避几十万人的上下班高峰,我停留在了天桥下,看着他们的眼神,我本来想说的话,一时又咽了下去。老汉掀起一件破衣衫,拿出好一段时间前的那袋饼干,说:“有件事我想了很久,一直没跟你说。”

  其实一直以来,我很想真正进入老汉的世界,了解他们内心在想些什么,需要些什么。听他这么说,在我意料之外,算是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喜,便急切地说:“大叔,有什么事你尽管和我说,能不能帮到你是另外一回事,知道吗!”

  “我儿子腿不方便,这袋饼是你送我的,我想让你来送比较合适。”

  “唉!我以为什么事呢?原来就是让我跑腿啊!这事简单,来,你告诉我地址。”

  老汉告诉我,在东城片区有五个流浪儿,最小的仅三四岁,最大的也就十二三岁,其中男孩三名,女孩两名。他们不是厌学,就是被家暴后离家出走的孩子。他们居无定所,靠沿街乞讨、捡垃圾、掏餐馆酒店倒出来的潲水过活。他还说好一段时间没有过去看他们了,觉得心里甚是惭愧,所以让我送点东西过去,只是这个地址不是很靠谱,找起来比较折腾。

  去东城的公交时间比较长,至少也得两小时到达。我不知道会不会耽误事情,但还是毅然答应老汉跑上了公交车。我想过去先看看五个孩子的情况,然后再为他们做点什么事,最好能劝说他们回家。

  我想着想着,忽然觉得肚子不舒服,便强忍着希望尽快到达目的地,可是还是吐了一地。我蹲在一边人少的地方,双手使劲按着腹部,生怕不小心吐到乘客身上。开始觉得还行,后来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翻滚,一阵一阵的痛。很快满头大汗,全身发虚。

  下了车,我第一时间赶往老汉提供的地址,可当我到了那儿却见不着人,附近几条街也看遍了。我摸手机看时间,发现手机、皮包都被偷了,心里甚是焦急。那时我想,五个孩子肯定在不远处,便寻起街来。几乎大大小小的街巷都跑过了,后来有些疲累了,就走一段休息一会,不停的反反复复。

  冷天比较灰,黑起来也是不知不觉。为了吃一顿饭,有个地方睡一觉,找五个孩子的事只好暂且放一边。回想老汉的生活,我去了一处天桥,看着人来人往,买卖地摊货的,遂想着自己身上没什么东西可买卖的,只好也学着做一次乞丐。

  人们时常都会对没有发生的事情感到恐惧害怕,这时候我心里也有了放弃的念头。我低着头一路走,走到天桥对面,看见一位学生妹跪在那里。走近一瞧,地上写着:求两元钱回家路费。对此我想了半天没有明白,决定呆在旁边观察,路过的人一元两元的丢,可是学生妹还是没有离开念头。这下我恍然大悟了。

  我等了很久,身体被冻得有些僵硬,时不时还会冷不丁地打个颤。我期待啊,我绝望啊!终于等到了那个学生妹离开的时候,拔起腿跑将过去,跪在她那个位置上。时至半夜,只剩下灯光与寒流,还有一个未归的人。我已经感觉到了下半身的僵直,伸手抓紧天桥的护栏使劲站起,一步一步走下台阶。等腿开始慢慢恢复,我转进一条较为光亮的小巷子,那里面吃宵夜的人不少,找了一家填饱肚子。

  本想在吃宵夜的地方寻一个住处,人家看我的样子不同意。说是租用的门面收留陌生人怕出事,再说还那么冷,根本住不了。我一家一家去求,去问,没有一家答应的。后来慢慢的,宵夜店也都关了门,我只好绝望地走出那几条关了灯的小巷。

  沿街一路走,一路看。灰暗的路灯照亮了脚下的路,也照进了我的心,只是难以照进别人的心。我想我不该走远,我应该去老汉给我的地址,在那里我可以慢慢等待孩子们。一步,两步,三步,步步是那么的沉重,路却又感觉是那么的远。目的地就在附近,我便已开始瞌睡起来。路边的灯光朦胧了,也开始摇晃了。我恍恍惚惚的蜷缩在一处屋角,睡了过去。

  天非常冷,时不时把我冻醒,然后找一条街,再找一处屋角或者未关门的公寓内的楼梯间睡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到了何时,我看见了远处的垃圾堆五条短小的人影飘过。实在是因为困乏,别说跑,就是走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但是,我还是不敢懈怠,一路追寻到一处垃圾回收站。

  我粗喘着气息,环甘肃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最好首四顾不见任何迹象,绝望冒上心头。忽的背后的垃圾堆响动了几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下面。一时满脸堆欢,扭转身躯去看,几只肥硕的老鼠四处逃窜,可把我吓傻了。我心下镇定,思索他们居无定所,四处漂泊,指不定早已不在这块地区了呢?可是我看到了五个孩子的身影,又如何解释呢?

  记得那晚绕遍了附近街巷,停停走走走走歇歇一直寻到早上,烦扰着不知为何还是找不着这五个孩子。直至经过一家小超市看到新闻,那五个孩子被冻死在垃圾堆下,方才解开了我心中的谜团。原来这五个孩子实在是忍受不了饥寒,便一边翻垃圾堆找食物,一边以装满了垃圾的袋子盖在身上来避寒。最让我震惊的是五个孩子们走向天堂的地方,便是我去过的那家垃圾回收站,至今仍是让我的内心不安,悔恨不已。

  【7】

  我拿出最后五元钱,坐公交车回来一一与老汉说知。他听后,眼角隐约涌出些许泪水,只是沉默,沉默。等到我离开,他还是沉默着不说一句话。从那时候起,我感觉我欠了整个社会的。

  好长一段时间,我一直没有去看老汉。我知道就算去了,他也不会与我多说什么话,所以决定在远处观望。突然来了两个青年人,他们指手画脚的与他说了几句话,走的时候还回头补了一句,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好事。他紧忙收拾了东西,手足无措地走了。之后的几天一直未能瞧见他的身影,我想是出事了,便跑过去问旁人。

  不出所料,经过十几人的打听,说是前一段时间总是有几个社会青年来找老汉要债。据说是他儿子被朋友引诱去地下赌场输了不少钱,甚至借了十几万高利贷。这么一大笔债务压过来,逼着他四处奔波筹借。

  我在想老汉没有存款,没有工作,自己还是外地人,去哪儿能借到钱呢?正当我愁思之际,一辆白色小面包车开过来,推下两个人来。我一眼便瞧出是老汉父子,就赶忙去扶起,拖到桥墩侧躺着。他俩脸部、手臂、腿脚到处泛着青紫色,污垢的衣服也染着些许红。我来回不停地踱步,心里特别焦躁,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敢去多想。

  过了些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能做点什么。我知道老汉父子醒过来肯定最需要吃的东西,于是跑进了一家小卖铺买了来一袋食品。至于他俩的伤,送进医院检查,没病也会整出一大堆病来,再说我还真没那个能力去承担太多。

  在这样一个季节里,白天暖暖和和,到了晚上趋渐寒冷。我生怕老汉爷俩冻着了,买来一床被子给盖上。现在他俩还处于昏厥状态,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便蹲在一旁等待。好久,听到了老汉的呻吟声,就跑过去看。他反侧躺起身去摸儿子,倏地趴上去,闷声抽噎。

  那晚,老汉哭了一晚上。一早找来一块长木板,我帮他裹着尸体抬到了江边。从昨晚到现在,我们还没说过一句话。他呆呆的有些木纳,眼角挂着泪,死死盯着冷冰冰的木板看。过去一个多小时,不知道是站累了还是心里有所决定了,这才走过去拖木板。

  “我来帮你。”我跑过去要帮忙,却被拒绝了,他说:

  “走开!不要你管!”

  这时我心里特害怕,怕他想不开,便硬要去帮忙。他使劲放下木板,跑过来踢打我,不小心自己摔了一跤。我急忙搀起他,从他口袋里摸出打火机,还故意将他推倒在一边的稀泥里。然后一个人鼓起劲把木板拖进江水中,点起火来。

  站在水里,看着岸边有些抓狂的老汉,他一直在痛哭,但是听不到声音。被我劝说几个小时后才回到天桥下。临走的时候,给他打包了一盒快餐,嘱咐他不要想不开。走出几米远,我听到他微弱的声音说:“谢谢您!”

  我回过头看着老汉那污浊而憔悴的模样,他这句话反倒让我觉得更加不安,更加惭愧。我低着头,默默地回去准备休息,可是整个晚上没能安睡。一早醒来更觉天气意外的寒冷,由于赶着上班没注意到到老汉一伙人,下班才看到这惊乍的一幕。

  天桥下的人越围越多,听着他们嘴里说的,讲的,我知道这次真出事了。我被挤在外围,有人说拨打了急救电话,很快来了一辆救护车,没几分钟又走了。我感觉很奇怪,便问稍微靠里的人,那人说刚才那护士问谁是老汉的家属,没有人回答就开车走了。听完我真的无语了,遂借了旁人手机报了警。各地媒体记者就在警察到来的的时候也纷纷赶到,可惜的是老汉已经走了。

  我仰起头望着一排排高楼大厦,空空荡荡,仅身后的几家工厂门口人流拥堵。一同事正巧经过,问:“怎么了!你在干吗?听说死人了,过来看看热闹。”我胸口一阵堵得慌,自言自语道:“一人拥千楼,万人堵一城。”那同事笑话我说:“你怎么又说这句话?所谓打工打工,两手空空!”我一口气没咽下,就此昏晕了过去。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军海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方法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医院   长春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病医院   包头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